电子杂志单次销量突破200万册时尚杂志变形记新媒体时代的一颗金块

“时尚杂志的传统传播方式在当今的传播环境中开始显得不合时宜,季刊、月刊都已经过时。互联网环境下的数字化传播领域方兴未艾,要么适应,要么适应。”你会像恐龙一样灭绝……” 英国时尚文化杂志《Dazed & Confused》的创始人兼主编杰斐逊·哈克(Jefferson Hack)让这一预测成为现实。

回顾近年来时尚杂志潮流的变迁,面对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冲击,《瑞丽时尚先锋》、《悦记SELF》、《世界都市iLOOK》、《Femina》、《新视野》 》、《Harper’s Bazaar》等时尚杂志已经完结。

随着纸质媒体的衰落,时尚杂志告别线下出版市场已不再是新鲜事。 停刊、转型或融入网络新媒体也是不可避免的选择。 在这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下,时尚杂志电子刊迎来了高光时刻。

无论是《时尚芭莎》的首本电子杂志,还是朱一龙、白宇的《给拯救灵魂的女孩的一封情书》,打破了《时尚芭莎》体系,创下了电子杂志的销售记录; 华晨宇登上《时尚COSMO》电子杂志2019年初,封面和粉丝崩溃系统; 那是李现的第一本电子杂志《Fashion L’OFFICIEL》,销量超过33万,销量近200万,成为时尚杂志封面销量最高的电子杂志……曾经是时尚杂志纸质出版商电子杂志作为一种自助方式如今已成为其新的淘金工具。 它不仅与粉丝经济紧密相连,还为当红艺人提供了更加立体的商业市场。

《弯腰》停刊,“押注”电子杂志,时尚杂志掘金转型的故事

时尚杂志“让步”制作电子杂志,这是他们不得不做出的妥协。

时尚杂志主要承载时尚、美容、生活休闲、旅游、泛文化等领域的内容,提供优质的生活信息,或者引导和培养受众追求高品质的生活,一直是不可或缺的课堂阅读材料在传统纸质媒体市场。 而自从时尚杂志诞生以来,尤其是国际知名杂志进入中国市场后,这一领域与娱乐圈、明星艺人的联系也越来越密不可分。

在时尚杂志的发展过程中,“封面”无疑具有特殊的象征意义。 能够登上一线时尚杂志封面,对于一个明星来说是对市场人气的肯定,也是其时尚影响力和商业价值的一个指标。 代言。

以中国最具市场知名度的女性杂志为例,《VOGUE服饰美容》中国大陆版定位为“中国极致时尚”。 能够登上其官方刊封面的明星,可以代表国内时尚圈的顶尖实力。 不过,据盘点,除了张曼玉、舒淇、章子怡、周迅、范冰冰等,历年来成功登上其官方刊封面的女明星仅有12人。 杨幂、刘诗诗等大大小小的明星都只出现在特刊或副刊的封面上。

时尚类_时尚类专业_时尚类杂志

时尚类_时尚类专业_时尚类杂志

其他如《ELLE时尚世界》、《Marie Claire》、《Harper’s Bazaar》、《Cosmopolitan》,以及准一线杂志《FIGARO》、《L’OFFICIEL》及二线杂志等杂志《红秀Grazia》和《时尚健康》早已成为明星艺人自我认证的重要渠道,也是外界对其商业和时尚资源的解读。

值得注意的是,时尚杂志圈有四个最重要的时间点:一月份的年初、三月份的开季、周年纪念以及占很大比重的“金九银十”。收入占比,其中“时尚日历”中的9月也代表着新的一年的开始。 跻身“五大杂志”一线,攻克“金九银十”,意味着时尚圈顶级的明星地位和资源。 比如,吴亦凡成为10年前第一个登上《VOGUE》中国版封面的男明星,也是第一个登上“五本女性杂志和五本男性杂志”封面的人。 这一点至今仍吸引着他的粉丝“梅格妮”。 我们引以自豪的显性资本。

时尚类杂志_时尚类_时尚类专业

时尚类专业_时尚类_时尚类杂志

尽管时尚杂志的地位无法动摇,但仍然无法阻挡纸质媒体的衰落和新媒体时代的洪流。

2016年1月,《瑞丽》杂志品牌下的《瑞丽时尚先锋》停刊,仅保留电子版,发展电子商务业务; 与《瑞丽时尚先锋》同时,《外滩画报》也宣布停刊,全面转型创新媒体; 意大利《VOGUE》将于2017年停刊四本刊物,包括男士时尚月刊《L’UOMO VOGUE》、儿童时尚双月刊《VOGUE Bambini》、婚纱时尚季刊《VOGUE Sposa》和半年刊配饰时尚杂志《VOGUE配饰》官方称此举是为了更好地发展新业务,尤其是数字业务; 《FIGARO》也在2015年遭遇短暂停刊,后与《精品导购》合并恢复出版……

时尚类杂志_时尚类_时尚类专业

时尚类杂志_时尚类_时尚类专业

在全球平面媒体衰落的环境下,报纸和杂志都减少了出版量,暂停出版,或者干脆停刊。 然而,不难发现,一些时尚杂志其实只是改变了路线。 他们在宣布停刊时,往往利用新媒体环境开发电子杂志,或者推出自己的网站、微信公众号、APP。

传统时尚杂志实际出版市场的萎缩与“封面市场”巨大的商业空间似乎毫不犹豫地形成了默契,于是时尚杂志以电子化的形式向更多明星、艺术家、流量和新人开放。杂志。 豁达上封面不再是难事。 “身价降低”的时尚杂志也迎来了新的市场立足点和出路。

时尚类_时尚类专业_时尚类杂志

时尚类杂志_时尚类专业_时尚类

与单价20元左右、以刊内广告为主要盈利模式的实体期刊相比,电子期刊主要以类似H5的形式呈现在官方小程序或APP中。 成本低廉决定了大部分售价在6元左右。 售价低,盈利模式主要靠销量。 2018年7月,《时尚芭莎》电子杂志正式发行,创刊号为《给拯救灵魂的女孩的一封情书》。 得益于《魂魄少女》的激烈竞争,其销量在短时间内达到了62.9万份,创下了电子杂志的销售记录。

《给拯救灵魂的女孩的一封情书》的巨大销量可以意味着时尚杂志找到了新的生活方式,也意味着它吹响了以电子形式收割粉丝经济的新号角。杂志。

流量镀金、粉丝支持、电子杂志=无线割韭菜?

时尚杂志电子刊自从进入市场以来,尤其是在粉丝圈子里,受欢迎程度一直居高不下。

纵观时尚杂志电子杂志市场,《Harper’s Bazaar》、《L’OFFICIEL》、《Fashion COSMO》、《ELLE》等多家杂志都推出了针对粉丝群体的电子杂志。 例如,《时尚芭莎》电子杂志小程序涉及名人、美妆、时尚等多个子栏目,涵盖朱一龙&白宇、肖战&王一博、阿云嘎&郑云龙、易烊千玺、王一博俊凯、王源、刘宇宁、R1SE、UNINE、火箭少女101等众多人气偶像艺人、偶像团体,以及相声圈、声乐圈等“流量”电子杂志的“流量”明星。

时尚类_时尚类杂志_时尚类专业

时尚类杂志_时尚类专业_时尚类

在电子时尚杂志传播和社会裂变的过程中,激发了粉丝圈内的共同资源竞争,电子时尚杂志也“跟风”,开始反向刺激粉丝经济的消费竞争。

例如,《时尚芭莎》电子杂志中,火箭少女101有一个投票活动,帮助偶像登上纳斯达克大屏幕。 您可以投10票购买一本杂志,得票最多的将登上纳斯达克大屏幕; 虽然R1SE十一人少年团照封面版电子杂志的订阅量只有6040人,但成员周震南的个人封面版订阅量已达22.6万,翟潇闻、言旭佳突破15万,他落落和张颜齐超过了14万,其他成员也在10万到13万之间。

投票争夺资源、竞争在同人圈里是常有的事。 每本售价大多为6元的电子杂志在破坏时尚杂志体系、争夺订阅的过程中,成为拉动市场销量的刺激因素。

时尚类_时尚类杂志_时尚类专业

时尚类杂志_时尚类专业_时尚类

那么时尚杂志的电子刊是否利用了粉丝经济呢? 这是一个需要辩证地看待的问题。

对于刚刚出道或者小有名气的艺人来说,顶级时尚杂志电子刊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今年夏天,火箭少女101成员之一孟美岐预售《时尚COSMOPOLITAN》电子杂志《绮语》一小时突破50万; 人气“现任男友”李现预售第一本电子杂志《时尚L’OFFICIEL》同时在线人数为546285人,每秒最高并发21000人。 预售启动后,销量迅速突破15万份,打破了该杂志电子期刊的销售记录,甚至造成系统卡顿。 最终销量突破33万本,销量近200万本,成为时尚封面电子杂志销量最高的作品。 李现打破时尚杂志纪录; 肖战、王一博《时尚芭莎》电子杂志《别问从哪里来,只问要去哪里》订阅量突破54万; 肖战亮相电子杂志《红秀GRAZIA》创刊号……电子杂志的销售业绩越来越证明封面人物是“真红”。

时尚类_时尚类专业_时尚类杂志

时尚类专业_时尚类_时尚类杂志

当然,粉丝圈里常年追星的女孩子也不是盲目的、容易讨好的。 他们有着多年追星、收集数据积累下来的审美和商业嗅觉。 因此,各类时尚杂志的电子刊也在用户互动上下了很大的功夫。

对比传统实体杂志和电子杂志,实体杂志需要期号,全球杂志则需要完整的国内统一期号、国际期号、邮寄编码。 内容可以包括多次采访和照片,以及大量的内容,例如时尚服装和实惠的奢侈品广告,印刷精美但制作成本昂贵; 不需要印刷、可以随时无限量销售的电子杂志,可以围绕单个艺术家或偶像团体,包含时尚大片和明星艺术家的书面采访。 除了拍摄幕后、福利视频等各种素材之外,还融合了音乐、语音、页面滑动、弹幕互动等。 电子期刊拥有许多实体期刊所无法承载的内容和情感表达窗口,这一点从其针对粉丝圈的定位就可见一斑。

无论是热点还是一根韭菜,不断增长的销量都证明了粉丝市场的买账。 而且艺术电子期刊的销量还不如流量明星,这也间接证明了电子期刊只能为粉丝服务。

时尚类专业_时尚类杂志_时尚类

时尚类_时尚类专业_时尚类杂志

时尚杂志“押宝”轻量级电子杂志,与粉丝经济市场互相“成就”。 明星们正在通过电子杂志拓宽自己的资源和商业维度。 品牌也有更多妥协的选择。 这似乎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情况。 但不可否认的是,传统时尚杂志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冲击,而电子杂志目前的成就大多是建立在粉丝经济的基础上的。

如何在不断刷新销量的同时保持自己的时尚地位,并将粉丝对封面人物的热情传播到自有平台,拥有好看的“吃货造型”。 对于“转型”路上的时尚杂志来说,还是值得思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