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LVMH发布140页环境报告中国一词仅出现3次

可持续发展被认为是未来发展的重要驱动力,没有人试图与宏观趋势竞争

 

作者 细雨

2019年8月,开云集团牵头签署《时尚公约》,这被认为是可持续时尚发展的里程碑。

来自全球的32家时尚纺织巨头在法国总统官邸爱丽舍宫共同签署了名为“Fashion Pact”的“时尚公约”,成立了可持续时尚联盟,重点关注缓解气候变化、恢复健康等三大议题物种多样性和保护海洋。 对象做出了承诺。

时尚公约拥有前所未有的会员规模,让以往不热衷合作的时尚界首次在可持续时尚问题上实现大规模团结。 32家时尚纺织行业巨头覆盖全球200多个品牌,未来两年还将有更多品牌加入。

就连因皮草问题而受到批评、与可持续时尚保持距离的爱马仕也签署了这份合同。 与此同时,从开云集团分拆出来并被LVMH收购少数股权的英国代表性可持续时尚品牌Stella McCartney也加入了该联盟。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开云集团当时的头号竞争对手LVMH却没有加入史上最强大的可持续时尚联盟,成为一线奢侈品牌中唯一缺席的公司,引发争议在行业中。 猜测和激烈争论。

开云集团在G7峰会前率先签署“时尚公约”

早在20多年前,LVMH就成立了环保部门,并将可持续发展作为企业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近年来,其举措日趋频繁。 然而,在可持续发展方面,LVMH的独行老大伯纳德·阿诺特显然无意“联手”,更倾向于以独立体系进行。

开云集团牵头签署《时尚公约》两年后,LVMH 终于在周一推出了集团第一份全面的社会和环境综合报告。

由于该奢侈品集团还涵盖奢华时尚皮具、香水化妆品、高端酒类等不同行业,这份长达140页的报告详细介绍了该集团在社会责任和环境保护方面的各项举措。

报告主要分为社会责任和环境责任两部分。 社会责任包括尊重员工个性、保障员工安全和福祉、传递创造力和工匠精神、发挥更好的社会效益。 环境责任包括将循环性、创造力和可持续性结合起来,保护生物多样性,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贡献,并使环境保护成为集团的标志。

此次报告首次披露了LIFE 360环保计划,该计划是其此前坚持的LIFE计划(LVMH Initiatives For the Environment)的升级版。 LIFE 计划已于 2020 年底实现大部分目标。集团在之前组织的气候周上与 150,000 名员工分享了 LIFE 360 计划的主要优先事项。

在最新的报告中,LVMH明确希望在新的关键领域取得进展,特别是生物多样性、产品回收和减排。 根据报告对2020年集团碳足迹、水和生物多样性的精确测量,LIFE 360设定了2023年、2026年和2030年的精确目标。

随后,集团明确了环境目标的方向,即创造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产品,为生物多样性和气候做出积极贡献,让所有利益相关者参与其中。

这份复杂的报告中有许多数据亮点。 例如,LVMH表示,到2030年,集团所有新产品都将基于生态设计理念,以实现从原材料提取到转化的最小环境足迹。 这意味着该集团的所有业务,从时尚皮具到葡萄酒再到可选零售单位,都将参与升级。

同时,LVMH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单位增加值三类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55%,到2026年将能源消耗排放量减少一半。

集团废物产量从2019年的95,620吨下降到2020年的80,690吨。LVMH的时尚皮具部门仍然是所有部门中危险废物产生量最高的部门。 虽然从2420吨下降到1620吨,但环保部门在环保责任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与单纯的减排相比,LVMH在报告中似乎更强调“创意循环”和“可持续库存管理”的概念。 LVMH表示,复杂的修复服务、升级改造、珍贵原材料的再利用以及寻找替代材料的努力都是集团循环经济战略的一部分,这也提供了新的灵感和创造力源泉。

这一战略的背后,是LVMH试图在环境保护和规模增长之间取得一定的平衡,最终实现可持续增长的目标,而不是简单地缩减产量。 后者对于雄心勃勃的 LVMH 来说是不现实的。

上个月,LVMH 宣布推出 Nona Source,这是第一个销售时装和皮革特种材料再加工库存的转售平台,这是 LIFE 360 计划环境战略的关键支柱。 该集团相信,这将引发一场采购革命,为欧洲的新兴创意者和品牌提供以低廉价格获得优质面料和皮革的机会,并鼓励材料的创意再利用。

LVMH上个月宣布推出Nona Source,这是第一个出售库存的转售平台

LVMH 对回收和升级改造的支持恰逢法国通过反废物法,该法禁止销毁任何未售出的非食品产品,包括时尚产品,并将于 2021 年底或 2022 年初生效。 奢侈品牌的销毁为了保全品牌价值而进行库存的做法近年来一直受到社会诟病。 为了平衡品牌价值和环境责任,循环经济成为新的出路。

LVMH举了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Celine推出了皮革废料回收计划,时尚品牌Patou也将库存管理作为企业宗旨之一,力求只生产会销售的产品。 该品牌的永久系列“Les Essentiels”每一季都保留了永恒的基本款。 Fendi 现在与道德时尚品牌 Progetto Quid 合作,赋予停产面料第二次生命。

集团香水和化妆品部门以及丝芙兰与环保包装分解回收中心CEDRE合作,分解回收未售出或过期的商品,并不断开拓新的回收渠道。

一些品牌还提供特殊的售后服务,例如Berluti,该公司负责维护和修理其销售的一半皮革制品,以及其古铜色护理计划,该计划允许消费者改变产品的颜色和光泽,赋予其独特的个性。

与品牌背后的上述努力同样重要的是通过产品标签让消费者了解这些信息。

这就是为什么LVMH强调正在努力在欧洲市场推出高品质的环保标签。 该集团的目标是到2030年为每种产品建立一个信息系统。在未来三年内,每个业务部门将采用各种工具来生成与消费者共享的环境指标。

Patou选择分享与材料认证或原产地相关的环境信息,这些信息都发布在官方网站上,并且可以通过每个产品上印制的二维码找到。 去年,娇兰在 Bee Respect 中添加了香水,这是一个在整个产品生命周期提供产品可追溯性的数字平台,并将于 2021 年扩展到该品牌的整个产品系列。

这些举措也符合法国政府的政策要求。 法国国民议会近日通过《在产品中添加‘碳排放分数’标签》修正案,将首先在服装和纺织行业试点。 该法案的目的是明确告知消费者相关产品在原材料生产、产品制作、包装和运输过程中产生的碳排放,并督促品牌和制造商采取符合国家环保要求的措施。

在社会责任方面,LVMH首先强调了疫情发生后的举措,包括立即加入抗击疫情的行列,在香水和化妆品工厂生产洗手液,在时装和皮具工厂生产口罩和礼服,以及进口400万个外科口罩、呼吸机和血液检查。

疫情爆发后,LVMH暂时在香水和化妆品工厂生产洗手液

其他企业社会责任举措还包括对女企业家、当地企业、初创企业和其他弱势群体的支持。 LVMH在报告中强调谴责一切种族主义。 为了支持黑人种族运动,LVMH在美国市场任命了多名多元化和包容性经理,丝芙兰也成为美国第一家加入“15%承诺”的零售商,承诺保留至少15%黑人拥有的产品的货架。 企业。

总体而言,这份全面的社会和环境报告几乎是LVMH社会责任的百科全书。 其全面性可能会让所有普通消费者感到惊讶。 然而,这正是消费者推动企业增强社会责任和透明度的结果。 随着消费者对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期望越来越高,大型奢侈品集团已将环境和社会责任作为最重要的目标。 那里没人”。

行业越不稳定,人们就越渴望抓住未来。 当前,可持续发展被认为是未来发展的重要驱动力,没有人试图与宏观趋势竞争。

今年3月,在动物皮毛问题上一向固执的爱马仕突然宣布与加州模具制品公司MycoWorks合作,推出一款由“蘑菇菌丝体”制成的蘑菇皮Victoria旅行包。 以稀有皮革闻名的爱马仕突然转向可持续的“纯素皮革”,引起了业界和消费者的高度关注。

爱马仕立场的突然转变或许是它终于意识到可持续发展的趋势不可逆转。 这家法国奢侈品巨头最近开始转向非贵重皮革手袋,疑似响应市场和消费者停止使用动物毛皮的呼吁。 在2021春夏系列预告中,品牌罕见地一次性推出了三款非皮革草编Birkin包。

无论爱马仕的捍卫者如何用产品的耐用性来解释品牌理念的可持续性,这个老牌奢侈品集团都无法绕开材质创新的必然发展阶段。 毕竟,传统皮革的生产是一个资源密集型过程。 饲养动物需要大量的水、土地和能源,皮革的加工和染色还涉及潜在的危险化学品。

除爱马仕外,几乎所有领先奢侈品牌都发布了量化的环境目标。

去年3月10日,香奈儿正式发布可持续发展计划“使命1.5°”,首次明确了集团未来10年的低碳经济目标。 自2018年底以来,香奈儿在可持续发展领域呈现出布局迹象,打破了LVMH和开云集团在可持续时尚领域的二元格局。

2018年12月,香奈儿宣布在未来的产品中不再使用特殊动物毛皮。 同月,通过其香水和化妆品子公司收购了芬兰材料公司Sulapac的部分股份。 2019年6月,香奈儿收购了总部位于波士顿的绿色化学公司Evolved by Nature的少数股权,该集团表示,这是其投资绿色技术战略的一部分。

Prada旗下品牌从2020春夏女装系列开始将不再使用动物皮毛,并宣布今年年底前Prada将只使用再生尼龙材料,以证明奢侈品牌可以在不牺牲利润的情况下变得更加可持续,但该集团还承认,说服供应商改用可持续材料和能源是一项挑战。

不用说,开云集团已​​经成为奢侈品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先驱,无需进一步解释。 该集团在去年巴黎 ChangeNow 峰会上发布了第一份可持续发展报告,该公司表示,2015 年至 2018 年间,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大幅减少了 77%,总体环境影响减少了 14%。 开云集团此前设定了到2025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50%的目标。

开云集团还发布了首个生物多样性战略,计划成立开云自然基金会,并提出一系列新目标,旨在改革原材料生产方式、将供应链升级为再生生态农业和碳封存。 到2025年实现对生物多样性产生“净积极”影响的目标。该战略基于实现既定的环境承诺,并与开云集团可持续发展的长期目标一致。

几乎所有奢侈品牌都具备了迈向可持续发展的充分条件。 这当然不是对未来的过度担忧,因为疫情对零售环境造成严重影响的同时,许多气候目标的时间点也在临近,品牌面临环境和商业挑战。 冲突只会变得更加激烈。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市场等重要消费市场,要同时实现刺激销售和环保目标几乎是困难的。 在LVMH这份长达140页的报告中,“中国”一词仅出现了3次,足以说明疫情后奢侈品牌的矛盾处境。 如何平等对待中国和欧美市场,这些奢侈品巨头似乎还没有想出答案。

面对气候危机和社会意识的觉醒,时尚界别无选择。 只有投入更多的创造力和充足的经济和智力投入,才能实现环境和商业可持续增长目标。

与中小企业相比,大型企业在可持续投资和系统化转型方面更具优势。 然而,正是因为大企业更善于树立完美的公众形象,市场对其可持续发展相关传播的真实性从未放松警惕。 无论是选择像开云集团这样与行业合作,还是像LVMH这样建立自己的目标体系,最重要的是保持言行的真实性。

真实性的来源在于,在这种不可逆转的变化中,消费者和所有价值链利益相关者都需要采取行动。